快捷导航
 
规模小、学生少、年轻教师留不住,农村教育怎么搞?
VIEW CONTENTS
众优网 首页 教育新闻 国内教育 查看内容

规模小、学生少、年轻教师留不住,农村教育怎么搞?

2019-6-27 14:47| 发布者: admin| 评论: 0|原作者: 包松娅|来自: 人民政协网
摘要: 为了提升乡村教师队伍建设,提高教育质量,委员们还建议,要健全乡村一体的教师配备和流动机制,深入推进县域交流轮岗制度,发动全社会力量送教下乡,加强教师培训。同时,提倡加强教学研究,对年轻教师进行现场教学 ...
教育的短板在农村,推进教育公平、实现精准脱贫的关键在农村教育。

6月10日,全国政协“农村教育事业要优先发展”专题调研组抵达长沙时,湖南全省高考刚结束。

△调研组一行在青岛市黄岛区凤凰岛小学

        6月10日到15日,全国政协农业和农村委员会“农村教育事业要优先发展”专题调研组在湖南省和山东省两地深入调查研究,为打通当前农村教育中的“栓塞”把脉问诊,其中几个调研即景或浓或淡,饱含着委员们对农村教育的深情厚谊。

麦院士和留守小男孩

        “数说通过多年发展,农村地区、中西部地区乡村义务教育学校达20多万所,就读学生约2800万人,约占全国总数的1/5,乡村幼儿园在园幼儿近1200万人,约占全国总数的1/4。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资助制度下,4.3亿人次受助顺利完成学业,更多寒门学子改变了人生命运。

6月的湖南,正值雨季。

        雨过天晴的“缝隙”,调研组走进怀化市辰溪县火马冲镇中心小学,恰好学校响起了课间休息的铃声。刚才还安静的校园里瞬间活泼起来,孩子们像小鸟一样“飞”出教室,看到调研组一行,并不怕生,反而叽叽喳喳地围在旁边,上下打量。

        中国海洋大学水产学院名誉院长、中国工程院院士麦康森委员被身边一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孩吸引,他俯下身子跟小男孩聊起天来。“上几年级了?”“二年级。”“平时跟着谁生活?”“跟着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去打工了。”“知道爸爸妈妈去哪里打工了吗?”“知道。爸爸在凤凰。”“家里就你一个孩子吗?”“还有一个弟弟跟着爸爸妈妈在外面,我要留在家里上学。”

        纵观全国,有多少家庭和孩子盼望着用知识改变命运,这些孩子们又有着怎样的身份和背景?“如果我们连农村教育的对象都没了解清楚,就不会明白政策应该有怎样的调整,我们提出的问题乃至意见建议也会有失客观。”作为调研组副组长,全国政协委员宋建朝认为,对当前农村适龄儿童的背景和需求的充分了解,应被放在调研的首要位置,这也是整个调研组的共识。


        在与湖南省有关方面进行座谈互动时,湖南省教育厅副厅长王玉清介绍的情况引起了委员们的关注。数据显示,农村户籍到城镇上学的孩子,已经超过户籍人口的15%。“另一方面部分农村学校的教学质量确实有待提高,乡镇学校生源日趋减少,尤其是小规模学校,本来人就不多,现在就更加薄弱。”

那么留在农村乡镇接受教育的适龄儿童情况又如何呢?

        来自教育部的一组数据可以窥其一斑:全国现有100名学生以下的农村小规模学校10.7万所,在校生384.7万人,集中着贫困程度最深,处于社会“后20%”弱势群体家庭子女,是农村教育,更是我国教育现代化的“最短板”和“最薄弱环节”。这其中不足10人的农村教学点还有3万多个。

        尽管如此,山东省教育厅基础教育处仲红波判断认为,农村学校的生源是绝对性的逐年下降,随着农村教育均衡化发展,以及城区化解大班额的举措,会有一定城市解读孩子返乡的现象,但是不算多,大趋势还是生源减少,逐步流向城镇。“所以农村教育的未来不是增加学校,我们山东省农村2014年以后就没有新增学校,而是着重改善学校条件,能维持‘小而美’的乡村学校也很好,用特色教育留住一些孩子。”

一场关于“1”的讨论

        “数说义务教育城乡、区域、校际差距不断缩小,全国2700多个县通过基本均衡发展督导评估认定,占全国总县数的92.7%。2018年,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有1400多万人,在公办学校就读比例接近80%。6月12日,调研组来到辰溪县一所小规模小学,整个校舍也就半个操场大,仅有的一栋两层教学楼里,每个年级只有一个班,即便如此,这也是周围十里八乡赶来上学的孩子们的总数。

        “如果这个教学点就剩一个学生,那么还有必要办下去吗?”麦康森委员思考道。麦康森也来自教育行业,尽管身在高等教育领域,但他深知,哪怕是一个学生的教学点,麻雀虽小要五脏俱全,所有硬件设置和师资配备同样要达标,这对于原本就师资力量不足的农村教育而言无疑“压力山大”。

        在麦康森看来,城乡教育资源和教学质量的差距是现实存在的,随着城镇化进程带来的部分农村适龄儿童向城镇集中,也是现实问题。我们要做的是实事求是,及时把农村人口变化的趋势和路径预测分析做好,按照这样的趋势去调整教育资源的流向和布局。“所以像一个学生的教学点是不是可以能并就并,从更有效充分利用资源的角度,集中教育力量办好一个学校,或许从培养人的角度也是科学的。不要仅仅从短期眼前看,孩子上学不方便了,但长期看他享受到了更优质的教育资源,接触了更多更优秀的同学和老师,对孩子的成长是非常有利的。”

        其实调研组所到的怀化市新化县就属于丘陵山区,地广人多但居住分散,新化县为了让偏远学生尽量就近入学,这几年不再撤并义务教育阶段学校,而是不断推进小规模学校和寄宿制学校建设。

△湖南省怀化市溆浦县统溪河学校

        “那些山大沟深的教学点,即便只有一个孩子,这也是坚持下去的理由。”宋建朝委员似乎更加“感性”,他说,看看那些年纪小小就翻山越岭去上学的孩子,真的太不容易了,如果这个教学点被合并了,这一个孩子有条件的可能会去其他学校寄宿,而没有条件的可能就会面临辍学的结果,“均衡建立在同等条件下,在当前城乡教育发展差距较大的情况下,只有通过一定的‘倾斜’才能实现均衡。”

        一场看似关于一个孩子的教学点命运问题的讨论,其实并不矛盾,只是事情的两个层面:一部分农村群众在“有学上”的基础上开始追求“上好学”,这部分孩子逐渐向城镇集中,向相对优质的教育资源集中,导致县城大班额,形成乡镇寄宿制学校;而另一方面地理位置偏远、贫困地区的农村残疾儿童、特困家庭儿童、留守儿童等,还在“有学上”阶段,依赖于小规模学校和教学点,确保贫困家庭学生不因贫失学。

        无论从哪个角度,委员们认为,地方要结合实际,化解大班要与加强农村薄弱学校建设同时进行,按照“缺什么补什么”的原则,填平补齐义务教育基本办学条件短板,同时不断提升农村学校的办学质量和能力,按照乡村振兴和新型城镇化发展趋势,科学规划合理布局义务教育学校,满足不同群众的入学需求。

        农村教育在不同地方有不同情况,调研组成员、国家发改委相关部门负责人特别强调了“创新”二字,地方政府一定要担当起教育的主责,根据各地不同的实际情况,创新性使用现有政策,确保农村孩子“有学上”“上好学”。

        “说到农村教育,我们一定不能就教育说教育。”甘肃农业大学教授柴强认为,农村教育不能脱离整个农村的大环境,换句话说,农村教育一定要放在乡村振兴战略中通盘考虑,“毕竟乡村振兴离不开人才支撑。”

假如从人才层面,农村教育的话题丰富了许多,其中延伸之一就是农村职业教育。

        在中国当前所有的教育板块中,最薄弱的是职业教育板块,而其中弱中之弱的当属乡村的职业教育,切莫忽视职业教育在乡村振兴中的作用。这是调研组在地方听到的呼声之一。

        “据了解,当地职业教育毕业的孩子过半都留在本地,成为乡村振兴中的一分子。”刘俊来委员说,通过职业教育成为技术工人是当前部分农村孩子的选择之一,我们要做的不是扩大投入而是优化投入,把存量做好,通过推动校企合作,解决职业教育实训基地短缺问题,让农村职教生学到真正的技术。

留下?还是离开?

        “数说近年来,国家启动的“特岗计划”已累计招聘特岗教师约75万人,覆盖中西部省份的1000多个县、3万多所农村学校;全国共有28个省份实施地方师范生公费教育,每年有4万余名高校毕业生到农村特别是贫困地区任教;2017年,乡村教师生活补助政策首次实现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县的全覆盖,月补助标准达到322元/人,艰苦边远地区新建若干农村教师周转宿舍。

在人们的印象中,农村教师并不是一个“热门”的职业。农村学校尤其是边远小规模学校和教学点,乡村教师的年纪普遍偏大。

至于年轻教师,要么不愿意来,要么来了留不住。

但在辰溪县火马冲镇中心小学,调研组就遇到了两个“90后”乡村教师。

一个是地道城里人,每天自己开车往返城市和农村,在农村小学教语文一教就是好几年。“没有别的原因,实在是放不下这些孩子,结果就跟着教了一年又一年。”

一个在小学里教音乐,自己说着就苦笑起来,“这里的孩子们哪里上过什么音乐课,要什么没什么,最后只好把自己家的钢琴搬到学校里上课用。”

“我们对这两个乡村女教师的印象非常深刻,可以说她们是农村教育‘情感留人’的典型。”柴强说,但放眼整个农村教育,乡村教师队伍职业吸引力并不强,能通过情感留人的,尤其是留住年轻人的,并不多见。

        “农村条件太艰苦了,乡村教师的待遇保障又没有到位,老师们自然缺乏认同感。”尽管不是同一个座谈会,王玉清对校长们反映的问题十分清楚,有些地方政府部门不重视中小学教师工资待遇保障工作,没有真正落实教师平均工资收入水平不低于当地公务员平均工资收入水平的要求。“我最近一直在呼吁提升乡村教育的待遇保障,有人说怕其他行业攀比,我说不怕攀比,欢迎攀比的人来乡村。”

        调研中,各地各个农村学校为了招到老师、留住老师,可谓使出浑身解数。要通过乡村教师本土化留住老师,定向公费师范生是一个解决之道。

        “据了解,报考国家免费定向师范生的学生大部分来自贫困地区或者贫困家庭,定向师范生既解决了贫困生的上学问题,又解决了贫困家庭因学致贫的问题。”刘俊来分析,这些孩子本身来自贫困地区,对艰苦环境的耐受能力应该也较高,相对能留下来的概率还是高的,但同时也要从防止违约和鼓励继续发展两个方面进行提前考虑,让这些师范生心甘情愿地留在农村教育战线上。

        乡村教师是办好乡村教育的关键,那么好的乡村教师就是办出好的乡村教育的关键。

        为了提升乡村教师队伍建设,提高教育质量,委员们还建议,要健全乡村一体的教师配备和流动机制,深入推进县域交流轮岗制度,发动全社会力量送教下乡,加强教师培训。同时,提倡加强教学研究,对年轻教师进行现场教学指导,不断提升业务素质。

        “我认为现在主要是要让乡村教师自豪起来。”刘俊来自己也是教师,他想起自己小时候,大家说起来乡村教师都是崇敬与尊重,再看看现在,乡村教师的社会地位显然已经今非昔比。“人们尊重乡村教师,就能在老师和孩子心中种下‘尊师重教’的从业信仰,如果可以加大对乡村教师群体的典型宣传,从舆论上去引导社会大众对乡村教师的职业印象,相信在乡村振兴战略的推动下,会有越来越多年轻人投身农村教育。”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联系我们

  • 反馈建议:3106851880@qq.com
  • 客服电话:023-58822040
  • 工作时间:周一到周六(9:00-17:30)
  • 万州民办教育委托文件

云服务支持

精彩文章,快速检索

关注我们

Copyright 众优网  技术支持:重庆众优科技有限公司    ( 渝ICP备17003005号 )  

渝公网安备 50010102000462号